三山两水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光阴以南,时光以北。

武侠记05

05

江湖风云不断,剑鬼最初的六人组成一个小团伙算是一个佣兵团,但又更像是朋友的小聚,就这样也算是云端城里打出了不小的名气。时过境迁,如今他们收到了一封邀请,云端城里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收得到这样的邀请——帮派战和佣兵团战。六人聚在一起热烈的讨论了好一阵,末了还是韩家公子拍板,赴约!但当他们真正到的时候,才发现帮派战与佣兵团战是一并举行的,方便了许多人,却也许人不方便。交通拥挤,连客房都没有了。

对此,一行六人也只得无奈苦笑。

“妈 的!难不成真的要睡马厩?!”开口的中年大叔是战无伤,他在江湖上闯荡了很久名气也是不小,想不到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竟然沦落到要睡马厩的地步了。

“没办法啊,这里一共就十四家客栈,如今还有马厩可住的也只有三家了。”佑哥拿出他的小本子,一路上但凡遇到点非比寻常的事情都要记下来,这是人家的爱好。

“要我说,”御天神鸣嘴里吊着一根狗尾巴草,放荡不羁的样子到有几分游侠的味道,“干脆让千里把住上房的人给杀了,死人不用住房间吧?”

“那样违反规则是会被取消资格的。”一直在队尾会千里一醉商量什么的剑鬼走过来就听见御天神鸣这翻冷血无情的话,不由得出声提醒。

“那你说怎么办?”御天神鸣双手一摊,不再接话,不动声色的望队尾退。

“我老师住在这里,大家可以先到那里去暂住。”剑鬼不愧是老大,做起事情有条不紊、沉着冷静,话音刚落就把一种复杂的目光投向韩家公子,半响才开口,“委屈你了。”

“那老不死的还禁酒啊?”韩家公子在听剑鬼提到老师就对此有所预料,“那本公子光临她那寒舍是她的福分,可惜了可惜了,只好屈就在酒肆里了。”

白袍一甩,他头也不回地进了一家酒肆。

“剑鬼,你老师家禁酒?”千里一醉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身前,低声问他。

“……算是吧。”

千里一醉当下感觉有一种熟悉感,他记得家里有一位老祖宗也是禁酒的,叫……叫什么来着?

“诶!等等我!”

算了不想了!见了面不就知道了吗?在千里一醉愣神的功夫已经落下小队一大截,赶忙追过去,速度快到把之前心中的疑惑的尽数甩出脑海。

“剑鬼你老师家很有钱啊!”战无伤双手叉腰,仰视那黑底鎏金的大匾,想着这马厩与这大院只是一念之差就不禁感慨万分,话里话间尽是老气成秋的意味,“人生真是变化无穷啊!”

“好了,别贫嘴了,你当心留个坏印象给个茅草屋给你住。”整了整衣服,本来文弱书生气质也显得精神了许多,而其余一干众人看到佑哥难得注重外表脸上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似得。

“佑哥你这是准备相亲啊?”御天神鸣唯恐天下不乱的跟风。

“这叫礼节,不懂别瞎说。”说罢佑哥做势就要拍门。

无风自动,在他手就要触及门扉的时候,有一双手悄无声息的从里面将门打开。

“剑鬼师兄,欢迎——”

来迎门的是一个少女,十五六七岁的样子,正是一个女子一生中最灿烂的年华却有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成熟与稳重,头戴白陵——是个盲者。

“我是老师的学生,闻天语。”声音清冷,虽说是盲人行动上却丝毫不见有阻,行动自如,不知道对这院子有多熟悉。

“这边请——”

闻天语带着一行五人左拐右转的,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跟绕迷宫似得,即便跟着人御天神鸣就感到自己的冷汗在流。

他妈的!这院子就是要老子进的来出不去!

“好了,这里一共三间房,虽然有点少但是足够大,两人一间不成问题。”闻天语的话是客气但那清冷的声音分明是不容拒绝的,“诸位可满意?”
“满意满意!”
“多谢!”
……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众人此起彼伏的道谢,也不见得是出自真心但一定是高兴的,毕竟拥挤一点也比住马厩好。

“那我告退了。”闻天语轻轻地退了几步,又转头望向剑鬼,“剑鬼师兄,老师有请。”

“好。”点点头,剑鬼起身。

就在这时,一个人举手幽幽地道:“那个……加我一个?”千里一醉神差鬼使地想见见这个神秘的剑鬼老师,在他问出这句话后感觉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闻天语以一种狐疑的神情紧盯千里一醉,明明白陵遮目却看得他毛骨悚然,感觉自己自上而下被人看个透彻。

“可以。”声音听起来感觉特别勉强。

“你叫什么?”

“千里一醉。”

闻天语不再回头却默默地记住这个名字,隐隐约约见她好像听见了命运低声喃喃的声音。

此子绝非池中物。

“到了,你们进去就好。”终于,闻天语不知道带着剑鬼和千里一醉转了多少圈在一间房门外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放心,又叮嘱了几句,“剑鬼师兄,麻烦你看好你的这位朋友,院子里的花已经不需要肥料了。”

千里一醉闻言当下一个激灵,原本好奇的目光立即收好,一副正色的模样,变化之快令人惊叹,如果韩家公子在现场一定会鄙视这个武夫没出息。

“好的,我记住了。”

“那我告退了——”

相比的千里一醉的不信任,闻天语对剑鬼的态度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弯腰向屋内深深地鞠了一躬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吧?”

剑鬼在前,千里一醉跟在后。

屋里的摆设很简单,没有什么奇珍异宝,也没有什么机关暗剑,普普通通,阳光可以透过窗子撒在软榻上。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像是三月的春光乍泄,不得不说,没有人会讨厌。

“老师?”剑鬼出声问道,屋子不大却没有人。

“烟鬼啊——”一个只手和声音从剑鬼身后幽幽穿来,带着一点熊孩子的俏皮,“你怎么还带了一个来啊?”

“老师。”剑鬼的语气里多少带着些无奈,闭着眼睛就把伸来的手抓住,然后回头就看见一张鬼脸,被吓了一跳,好在没有喊出声来。

“咳,我现在叫剑鬼了。”

“啧,没吓到。”老师是一位女子,一边愤愤不平的抱怨剑鬼没有小时候可爱一边将脸上青面獠牙的面具取下,漏出一张清秀的面孔,是一个二十多的女子却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气韵。

千里一醉看到后先是感觉熟悉,这声音自己绝对在哪里听过,只是记不住了,不过这眉宇间的神色到是和韩家公子有几分神似。

突然间,千里一醉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测:“您不会是韩家公子的姐姐吧?”

“说什么呢,臭小子!”提到韩家公子老师的脸上不禁有几分怒色不过声音依旧轻柔,“我会和那个妖孽有关系?!”

“妖孽?”

“不错,他那张脸除了妖孽以外还有什么可形容的?”老师回头看见剑鬼那张脸又有些不忍,“乖,我不是说你丑。”

剑鬼一脸黑线。

“烟鬼啊——你怎么还带了这么一个小子过来?”为了转移话题老师把目光投向千里一醉。

“是剑鬼。”剑鬼默默地纠正。

“都一样!”老师上下打量着千里一醉,看得他毛骨悚然,他发现从刚才的闻天语到现在的老师,他们打量人都会让自己有种被看透的感觉。

“叫什么名字?”幽幽的开口,抿了一口茶。

“千里一醉——”

“哦?千里一醉?”老师的眉头上挑,“你是酒鬼的酒友喽?”

“不,是朋友。”

千里一醉知道凡是看见自己名字的人多少都会猜自己和酒关系不错,但实际上自己的名字就是个大乌龙。

“哦。”老师不再开口。

“听闻令院禁酒?”

“不禁。”老师抬头一笑,那笑容和韩家公子起码有七分相似,“只是禁韩家公子在此喝酒。”

“为何?”

“那厮当初把我辛辛苦苦藏了近十年的桃花醉给喝的一干二净!”

“老师,这事已经过了快四年了。”剑鬼默默地提醒自己的老师有多么小气。

“哦,还有六年,不着急。”

面对这孩子气的老师剑鬼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奈地向千里一醉耸肩,像在解释着什么。

“怎么?你想为那厮求情?”老师的目光变得尖锐,脸上似有无尽沧桑的年岁流过。

“不错。”千里一醉点头。

“这事啊……也不是不行。”

“老师?!”剑鬼大惊,为了这事他这四年来没少向老师求情,可老师要么一口回绝,要么玩消失,这样的答复还真是头一回。

“你要把他看住了,让他不偷喝我的酒就行。”老师笑容可掬地拍拍千里一醉的肩膀,像是在委以重任一样,“怎么样?做得到吗?”

“可以。”

“上路吧!少年!”

武侠记04

这里山水,受到某位大大一篇论坛体的文章启发开个坑,前期抄袭。

任务角色易崩,更新短小,慢,易弃坑,望大家谨慎食用

最后,山水起名废

04

江湖兴许是热闹的久了,难得到安生了一段时间,其实也不算安稳只是争端远离了云端城罢了。韩家公子依旧是终日泡在小雷的酒肆里,醉生梦死,而且千里一醉仍是行踪不定,往日里坐在酒肆里听人说书也不过是云端城的黑衣黑剑杀手又杀了几人芸芸。

“骗子天。”这天下少有几人能够寻到千里一醉,而眼前这位被他戏称为骗子的女子定是其中之一。相传此人骗术一脉相承,天下富商权贵或多或少都被其所骗,不知道多少人对她咬牙切齿?而她本人又有着所谓的骗富济贫的爱好,常以利诱人上当,但她到底是以此没有骗过杀手。

千里一醉是杀手,对于所谓的骗术多为不屑却还是和席小天交了朋友。

现在在她的当铺里巧遇时,当下就跳出一个想法:“这人多半是在这里等着堵我!”只是在别人的铺子里说别人堵自己,说出来恐怕连千里一醉自己都不信,只好把嘴边的话往肚子里吞。

“是暴力飞啊,真巧。”席小天脸上的笑容在千里一醉眼里就不怎么好用,“说吧,到我店里是找我还是买东西?”

“找你鉴定东西。”

话音刚落,只见那柄浮有流光的黑色长剑剑身寒光一闪,而后稳稳地落在了席小天手中,看到她眼底的炽热瞬间被点燃,千里一醉在心里就把暗夜流光剑的价值给估计出来了。

“卖么?”不出所料,席小天骗子本色尽显,张口就忽悠道,“剑很不错嘛!我一百金收算友情价喽!”

“月影宝藏一百金就收了,那之前去而不返的人岂不得亏死?啊不,死人是不能再死一次的。”

“那你来找我什么事?”席小天一下子没了兴致,拉过一张木椅坐下后便开始敷衍千里一醉。

“来看看你这里有没有好点的针,行医的那种。”

“哟?我们的千里大侠就是要从医咯?哪位大师收了你呐?”席小天转过头去拿柜子最上方的盒子,还不忘打趣他。

“不是,送人的。”

“哦。”席小天感受着身高问题,平生第一次恨自己当初怎么好死不死地放的那么高。

“给。”千里一醉从旁递过一只木凳子。

“谢谢。”

取下的是一个精致的木盒,暗红色的底子带有金纹,总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治病救人的金针,如果却意外的和那人很配。

他哪里像个医者啊!千里一醉这样想着,有些出神。

“喂……不是我说,你……真的看上茫茫了?”

“啊?”千里一醉眼里不掩饰的迷茫,看起来像个孩子。

“什么鬼?!”单身若干年的千里一醉表示心塞,他一心痴迷于武道,对于一些江湖留言从未上心过,当下这些流言从席小天口中得知,本就不是棺材脸的他一时间脸上表情的可谓是精彩纷呈。席小天是骗子,擅长从细微的表情中读出对方的心思,可是此时她却读不出什么名堂,只知道他一定感觉很蛋疼。

确实蛋疼。

千里一醉涉世未深,第一次知道原来江湖流言与事实真相的差距竟然差十万八千里还不止。什么云端城第一杀手不远万里,跋山涉水,杀到月夜城,横刀夺爱之类的版本就不下十种,一时间他也险些忘记自己是个杀手了,雇主柳下的名字几乎都要脱口而出了。

嘛,那就不给你说我们之间的流言了,席小天发现千里一醉这人抓耳挠腮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

“那千里大侠可有心上人了?”

千里一醉想了想,回答的很认真。

“没有。”

席小天那双细长的凤眼不自觉地弯了弯。

出门右拐,想着难得风平浪静,闲着也是闲着,千里一醉百般无赖地被御天神鸣拉走,做起了姑娘们的护花使者。

不过好巧不巧的是在今天,在小雷的酒肆里等待御天神鸣的时候他巧遇了江湖中第一游侠——漂流。

“在下漂流。”漂流虽说是草根出身但举止间还是有一些公子哥的气派,也对,有才能的人都傲。

“阁下是?”

“千里一醉。”

眉头微皱,不可否认漂流温婉的气质魅力不错,千里一醉不反感他,只是刚刚他的一曲笛音竟能抵消自己的剑音倒是了的,不由得心中警铃大作。

“哦?可是那杀手榜上有名的那位?”

如果说千里一醉像一柄出鞘的剑,锐利无比;那漂流就像一团棉花,不,更像水,有点捉摸不透的意味。

感觉有点熟悉……

千里一醉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但是不得不说对于这江湖上人口称赞的红莲游侠有了一个不错的印象。

但是这个印象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御天神鸣来了——

“千里!”大概高手都喜欢破门而入,刚刚自己是这样,现在的御天神鸣亦是如此,不知道小雷看了会不会哭。

御天神鸣进来的时候脸上还是阳光灿烂,但看清了千里一醉身边这人的面孔立刻晴转多云,快步上前一把拉住千里一醉的胳膊往酒肆外走,嘴里还不停地叨叨着:

“千里,走!你怎么呢和这种人坐在一起聊天?”

“这种人?什么人?”

我们的千里大侠对人情世故某种意义上可谓是迟钝到了极点。

“呃……这种卑鄙无耻、阴险下流、恬不知耻、没羞没臊的小人物!”御天神鸣一口气连用了四个四字词语也是气到了极点。

千里一醉他们到底是朋友,见御天神鸣如此气恼也只好任他拉走,不过他到底和漂流没仇,做了个笑脸赔罪。

漂流也回以微笑。

“千里怎么和漂流坐在一起喝酒?”御天神鸣回头见漂流没有跟出来也是松了口气,转眼正色地询问千里一醉。

“我是来找……”本来是打算找公子的,但这话到了嘴边突然就不想说了,千里一醉一改话锋,“有几个不知轻重的仇家找上门,他帮忙灭了几个,觉得他人不错就聊了两句。”

“哦……”御天神鸣低头思索着什么,一双大眼睛里不断有明暗在变化。

“怎么了?”

“没什么。千里啊!你以后一定要理他远一点知道吗?”

“为什么?”千里一醉也被御天神鸣这奇怪的态度搞迷糊了。

“他……”御天神鸣脸上先是犹豫不决,而后变为慷慨赴死,说起话来有一番咬牙切齿的意味,“他是断袖!”

“断袖诶!”

断袖!千里一醉还是知道这个名词的意思?当下感觉是当头一棒,但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江湖上没有这类传言呀!相反,红莲游侠和雾霞城的两位姐妹花关系不错倒是真的,而且人家是断袖你怎么知道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涌出,他决定单枪直入就问道:

“漂流喜欢你?”

这个问题答案御天神鸣并没有告诉千里一醉但他已经猜到了,因为这人低下头,脸刷的一下红了的甚至连耳朵都有些烫,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了。

“漂流人不错,你好好考虑一下吧。”千里一醉揉了揉御天神鸣的头,不理会呆若木鸡的御天神鸣,扬长而去。

断袖啊……这还是千里一醉第一次遇到的人呢。其实在他心里并不抵触这种跨越性别的感情,如果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了所要面对的困难是不可计数的,不过也可以考验他们的是否足够相爱。

但是千里一醉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人生大事,他一直都在等族里的安排,儿女之情这种东西在他眼里实在看的很淡。

但是该相遇的还是相遇了,所以该燃烧的还是会燃烧啊!

武侠记02

这里山水,受到某位大大一篇论坛体的文章启发开个坑,前期抄袭。

任务角色易崩,更新短小,慢,易弃坑,望大家谨慎食用

最后,山水起名废。

02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千里一醉在自己红颜知己席小天的忽悠下加入了一个帮派,巧的是,这个帮派全是女人且美女如云,以买卖一种紫色的矿石为主业,人称紫晶会。

而更巧的是,千里一醉接到的第二笔买卖就是帮主的前尘旧恨。

说到这前尘旧恨当真是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也是曾经轰动一时的江湖杂谈。

紫晶会帮主柒月流火,人称七月。早年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不计其数,可是她眼光如炬,一眼就挑中了最差的那个,那个人叫不笑。

“不笑其实很爱笑。”千里一醉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时七月介绍是时候是背对着自己的,良久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背对着一个杀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危险仅次于背对着一个刺客,哪怕这个杀手是在为你办事。

千里一醉想出言提醒,却被七月的泣不成声打断,他不会安慰人,无奈之下只得退出房去,留下七月一个人静静。

千里一醉当时不懂,他只是一个杀手,不懂情爱。

其实名字不重要,因为他很快便成为了千里一醉手下又一个人头,或许在他看来,这不过只是他的工作,而不笑只是他的目标。

在繁华的云端城中,千里一醉曾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没有问他是否后悔,也没有问他是否留恋,因为没有意义。杀手,不懂这些。当男人的头颅被他扔在七月面前,七月再没看他一眼,只是转过头望向千里一醉,问:

“你可愿永远留下?”

而他只是摇摇头,不说话。千里一醉是杀手,没有任何人可以留下他的人,更没有谁能够留下他的心。

“帮派需要我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的。”

千里一醉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所以七月在帮派里还给他留了个名号。

自此,他打出了通缉榜上27149的名号。

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韩家公子猜到了。他要变强,所以他去寻找月影秘宝,他应当是去了月夜城。至于结果?他带回的不止是把柄传说中的的宝剑——暗夜流光,还有一件软甲,不错,就是江湖上失传百年的至宝——暗夜灵袍。

而千里一醉虽说是杀手却有着令人羡慕的桃花,也亏得他是杀手才能如此坐怀不乱。

武侠记01

这里山水,受到某位大大一篇论坛体的文章启发开个坑,前期抄袭。

任务角色易崩,更新短小,慢,易弃坑,望大家谨慎食用。

最后,山水起名废。
01

这是一个美人与英雄的故事,不过没有一见钟情,也没有青梅竹马,有的只是一位英雄和一位美人。这英雄叫做千里一醉,这美人叫做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美貌倾城,天年方十八,凡遇者无不心动,凡闻者无不神达。

千里一醉少年英雄,来历不详,初入江湖,不显于世。

在那个春花摇曳的三月春光里,他不经意地掀开了街边酒肆的布帘,他们注定的相遇了。

所以,故事开始了。

千里一醉只看了韩家公子一眼,这一眼停留了三秒,这三秒在他心中惊起波涛,却又被他生生按下。他是天生的杀手,天性薄情,自然能够轻易地收拢心魄。韩家公子倒是有些吃惊,他映着眼前的酒水照了照自己的倩影,依旧是倾国倾城,但眼前的这人却扭过他那双漆黑的双眸,看向他身边的故友——剑鬼。

剑鬼是千里一醉的引路人,他此番便是来寻他的。

韩家公子嘴角轻轻勾起一笑,惊艳了芸芸众生却波及不到那人,他已经很久不对人笑了。千里一醉却又偏了偏眼眸,再没看他一眼。

那时的韩家公子心想,或许,这个就是他一直寻找的那个英雄。

那时的千里一醉心中想的却是,此人态若罂粟,心中必含剧毒。

他想的确实不错,江湖传言,韩家公子虽美,厉害的却是毒。所谓口蜜腹剑,他只是口毒腹剑,他是面如白莲心藏黑蕊,他可以眼中送情口中含毒,他能妙手回春又是蛇蝎美人。

那时,他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少年;而他,也已隐姓埋名藏于在街边酒肆。

命运的齿轮开始旋转了。

千里一醉和韩家公子相识了,英雄知道了美人叫韩家公子,美人也知道了英雄叫千里一醉。引路人剑鬼对千里一醉说,韩家公子以前叫酒鬼的,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才改名叫韩家公子。

顺便一说,剑鬼很久以前叫烟鬼。

人们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千里一醉大概就是为了做杀手而来,开始接一些人头买卖。而他接手的第一个买卖,就是后山上一个无恶不作的土匪头子,叫索图。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剑鬼的朋友大都是一些有情有义的好兄弟。大家担心千里一醉头次做买卖失手,于是决定去帮他。

前面我说过,千里一醉是一个天生的杀手,所以在所有人忙着和山前的小匪恶斗的时候,他只身一人提刀潜入了土匪头子的卧房,而在那里他看到了他不该看到的东西。

如果他不曾看到两个男人也能如此相爱,他就不会对那个不应该产生感情的人动心。

如果他不曾看到被欺凌也能绽放的美态,他就不会对那人有欲望。

如果他没有接单买卖,是不是日后就不会发生更多的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

他是个杀手,天性薄情,他杀了他。

在韩家公子一伙五人赶来时,他们看到千里一醉手里提着的头颅血流如注。韩家公子承认,那个瞬间,杀手漆黑的眼和鲜红的手在他心中刻下了永恒不灭的烙印。

这就是杀手啊,他心想。

也许是高手在自尊使然,当场五人中竟只有剑鬼一个厚道人相信千里一醉只身干掉了索图,但事实摆在那里又让人不得不信。
@
只是大家看着土匪头子赤裸的上身和他一旁的床,或许,他用了不为人知的方法?
开什么玩笑,千里一醉又没有韩家公子那张脸。